季浮

Dover是我的初恋,米露是我死也跳不出的归宿。
三国同人里丕司马是心头好,曹荀、权逊也吃
没错,我就是这样喜欢虐得死去活来的

和你经历生老病死(米露)

七月份月稿:主题:神笔,在这里祝阿米生日快乐,全世界的hero先生


  阿尔弗雷德蹑手蹑脚地从柜子里爬出来,他抖了抖身上的灰尘,在斯拉夫人警告的眼神下老老实实地坐着,一动也不敢动。

  “伊万……”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怯懦。

  “伟大的美国先生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伊万端着机枪对准他,语气极为嘲讽。“说吧,阿尔弗雷德。”

  什么……美国?阿尔弗雷德有些头脑不清,看见伊万黑漆漆的枪口,立马乖乖地举起了双手。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来到这个鬼地方的,面前的这个人像极了他的恋人伊万·布拉金斯基,不过还是有些不一样的,他的布拉金斯基眼神是温柔的,而现在的这个人眼睛里却凛冽着风雪,暗沉沉的紫色漩涡里不知道何时会酝酿着风暴。

  “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来到这里的。”阿尔弗雷德只能如实回答。

  伊万放下了机枪,才舒了一口气。“对,你不是他。”阿尔弗雷德和眼前的青年虽然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然而眼前的青年的阳光和生机活力却给他一种自然的感觉。

  “那先生你知道我应该怎么回去吗?”

  四目对上,伊万突然想起之前在莫斯科郊区被人送过一只钢笔,说是什么愿望都可以实现的神笔……

  伊万结束完会议后,赶回家时便闻到了浓浓的香味,原来是阿尔弗雷德在厨房里忙活,他正系着围裙将热乎乎的罗宋汤端上餐桌。

  “你会做饭?”

  “em……是万尼亚告诉我的。”青年说道。“不过我来这里之前我们吵了一架。”

  “那个……”伊万斟酌着措辞。“那个我也经常和你在那个时空吵架吗?”

  “是的呢,他老是唠唠叨叨的,有时说不过我,还会动手打我,hero的脸都快被他刮花了。”青年虽然嘴上抱怨着,但暖黄色的灯光照进湛蓝色的眼睛里,也是暖暖的,柔软得如被加州海滩阳光晒过的沙子。

  和异时空的阿尔弗雷德相处了一段时间后,本来平静无波的生活在某天半夜的敲门和踹门声中给震碎。

  西装革履的金发男人醉醺醺地站在门口,在看见伊万后,扯过对方的围巾,撕扯般地扭打起来,双方的嘴唇都挂了彩,然后继续接吻,然后是疯狂的缠绵。

  阿尔弗雷德躲在橱柜里都看到了这一切,他惊讶于那个走进来的气势强大的男人和自己一模一样的面容,也好奇他和伊万的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伊万后来带着他参加过某种很高级的会议,他带着口罩和黑色帽子,他看见了那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男人站在主席台上发言,他和自己是不同的,阿尔弗雷德觉得那个男人虽然也和他一样老是笑着,但其中的虚假让他觉得有些害怕。

  他看见那个自己和伊万在会议上目光对视着,他试图从里面找出一丝温情来,可是被他寻找到的尽是仇恨、阴谋和碾压对方的欲望。

  “你和他不是……”

  “阿尔弗雷德先生,我和他什么都没有,你就不用再打探了。”伊万说这话时目光沉沉的,冷冰冰的语气存在着不容置疑。

  阿尔弗雷德没想到的是伊万病了,他没想到像这样的存在也会一病不起,在某天夜里,伊万的嘴唇动了动,阿尔弗雷德凑近了去听。

  ――琼斯……

  他原本想应的,但是突然想到他喊的不是自己,应该是那个闪闪发光的国家化身吧。

  阿尔弗雷德第一次和自己长的一模一样的国家化身见面时是在圣诞节的前夕,对方明显对他的样貌有些讶异。

  他递给对方一张纸,他对那个人说,他想要的,一直都只是他而已。

  和他一模一样的青年微笑着接过那张纸,然后好不留情面地撕碎了它。

  为什么?阿尔弗雷德问他。

  你不懂的,我们之间你不懂的。

  他听青年说。

  阿尔弗雷德是被疼醒的,他觉得他的心脏像是受了重创一样,摸了摸脸,全部都是透明咸涩的液体。

  而他的万尼亚正在厨房忙活着,有些不耐烦地喊了声。“阿尔肥,快出来吃早餐。”

  他起身,飞奔着向厨房奔去,重重地kiss了一下恋人的脸颊,然后受到了恋人的一水管暴击。

  “万尼亚,如果我们不是人,而是永生的存在,但我们永远都不可能在一起,你会怎么办?”

  “脂肪球,闭嘴,我们会在一起的。”他的万尼亚皱了皱眉。“如果永生不能在一起,我还不如和你一起经历生老病死。”

  是的呢,我曾经无数次想过如果我们是永生的会怎样,不过现在看来,我最幸福的事大概就是和你经历生老病死吧。

 
  他嘻嘻哈哈地回应着他的万尼亚的嗔怪和捶打,而阳光斜斜地照进屋子里,温暖而又绵长。

 

 

 

 

 
 

评论(2)

热度(61)